特写:钻山塞海 碧海通途——记者亲历收官阶段的港珠澳大桥香港段

2017年02月11日08:43  来源:新华社
 

人工岛、海底隧道、山体隧道、跨海高架桥……这些钻山塞海的重大项目在港珠澳大桥香港段中统一亮相。香港特区政府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9日到港珠澳大桥香港段视察工程进度,路政署于当日对传媒开放港珠澳大桥香港段,让记者参观在收官阶段的港珠澳大桥。

港珠澳大桥东接香港、西接珠海和澳门,全长55公里,包括海中桥隧主体工程、三地连接线及口岸,是世界上正在建设中最长的跨海大桥。其中香港段有两部分主体工程,分别为港珠澳大桥香港接线及香港口岸。

平静的香港东涌码头海风阵阵,头顶不时有飞机飞过。记者在这里从路政署工作人员手中领取了安全帽、工地装和工地靴后,坐车前往港珠澳大桥参观的第一站——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

在布满沙石、挖掘机和吊车的工地中颠簸、行驶了不到10分钟,一片片波浪形的屋顶和树形的水泥柱便映入眼帘。看见此景,同行的香港记者纷纷议论“哇,好劲哦(好厉害啊)!”“这种设计之前都没有见过!”此处便是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而眼前正在施工的建筑,便是香港口岸最大的项目——旅检大楼。

香港口岸坐落于香港国际机场东北对开水域的人工岛上,由人工填海而成。香港口岸将为从港珠澳大桥而来的货物和旅客提供检查及过关的设施,它未来也将成为香港西面的策略性交通枢纽。

据路政署港珠澳大桥香港工程管理处处长李伟彬介绍,香港口岸填海面积约为130公顷,人工岛上有货物清关设施、旅客检查和过关设施,包括旅检大楼、约200条旅客过关通道、44个私家车检查亭和12个旅游穿梭巴士检查亭等。

记者在现场看到,人工岛上的地标式建筑物——旅检大楼已经基本建设完成。旅检大楼采用波浪形的顶篷设计,为了支撑顶篷,旅检大楼的支柱呈树状,下方为圆锥形,上方为枝杈状展开。李伟彬说,香港口岸的整体设计富于创新,且美观、符合能源效益。

离开人工岛,5分钟车程便到了港珠澳大桥的关键工程——香港接线。香港接线约有12公里长,包括9.4公里的高架桥,1公里的观景山隧道,及一段1.6公里的地面道路。

记者下车后看到香港接线高架桥段的陆上桥面已完全贯通,海上桥面的一些安装工作和隧道部分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高架桥桥面宽阔,为三线双程行车,每隔15米放置一座路灯。桥的北面是香港机场空运中心,南面则是一片苍茫的群山。

据李伟彬介绍,如果开车再行进几公里,便可到达港珠澳大桥的主桥段。香港接线工程已于1月23日将全长5.2公里的香港西部水域海上高架桥接驳至港珠澳大桥主桥。“我们已经完成了历史性的任务。”他说。

每一段坦途之下都有复杂的故事,这对港珠澳大桥来说更是如此。由于香港接线是在一个非常繁忙的机场附近施工,项目在设计和建造阶段都面临着各种挑战。香港机场的高度限制很大程度上支配了香港接线的永久结构,并影响了施工方法的选择。

李伟彬表示,在香港机场南跑道旁建设香港接线,那是机场高度限制最严格的地区。所以工程只能在南跑道关闭期间通宵进行,并需要使用具有高度检测系统的机器作业施工。为尽可能小地影响机场运作及周围的环境,香港接线还首次采用了预制桥墩方法建造。桥墩是在广东省中山市建造完成,再到香港钻孔灌柱。

而在还未开放的隧道段,港珠澳大桥也曾面临重大挑战。张炳良说,在工程进行期间,挖掘隧道曾遇到重大挑战。工作人员表示,在挖掘期间曾遇到一种非常罕有的、无石纹的岩石,开掘工程难度很高,也花费了比预计更长的时间才挖掘成功。

港珠澳大桥的创新之处不仅仅在它的设计理念和施工方式,同时也在于它是粤港澳三地共同合作的典范。张炳良说,港珠澳大桥将来的营运和管理也会在“一国两制”下,由粤港澳相互协调,合作完成,这既是创新,也是挑战。

虽然施工途中遇到不少困难,但在目光所及的范围内,高架桥已是一片坦途,人工岛上的旅检大楼也拔地而起,一切项目都在有序进行。

香港区交通运输驻地盘高级工程师李炳权表示,作为港珠澳大桥的工程师之一,可以参与这样的国家级项目十分荣幸。他期待着港珠澳大桥全部建设完成通车的那天,届时香港、澳门和珠海三地一线贯通,天堑变通途,地区间的合作协调发展一定会更进一步。(周雪婷)

(责编:侯和君(实习)、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