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娇救志明,愿有安稳现世长(香江漫笔)

2017年05月06日04: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更多评论请关注“港台腔”

  时隔5年,没有拍续集习惯的香港导演彭浩翔,竟将志明与春娇的故事拍出了第三部。从一纸禁烟令引出的香港后巷爱情邂逅,到港人北上奋斗的异地爱情变奏,直至转徙京港两地成为工作日常的爱情七年之痒,香港和内地观众见证了志明与春娇从情愫暗生到求婚怀孕,影片内外的时间跨度都已过七载。一路走来,观众不只能看到两人的分分合合,烟火尘世中的港人心态也随之起起落落,依稀可辨。

  第一部《志明与春娇》中如烟般暧昧的爱情游戏,背后是不知明天会如何的心灵迷惘,如同主题曲所唱的那般,“我们就这样没有目的地爱了”,未来在何方,又有谁知晓?不单是恋人絮语,也是关于香港这座城市的寓言。当爱情面临困局,第二部《春娇与志明》中,二人先后选择北上,历经各寻内地新欢的辗转而最终复合,并努力实现着众港人对于内地的财富梦想。

  准确为港人把脉的《春娇与志明》,迎合了众人对内地的心理期待。当“黄金十年”的香港神话已成往事,东方之珠的光芒不复从前,平凡之辈如千千万万个志明与春娇,终究不能止步于对于历史的追忆与缅怀,唯有通过现时的拼搏,再次唱响《狮子山下》,守望香港的下一次辉煌。

  走过港人面对芜杂现实的失落,北上后落魄者秒变人生赢家的虚妄,第三部《春娇救志明》中,港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超级英雄——红尘俗世中平凡的你我。“自己的感情自己救”,即便柴米油盐的日常难免寡淡,唯有勉力营造的仪式感抚慰人心,扰攘现实仍夺不走“拯救我城”的英雄幻想。

  香港这座城市的明天会好吗,答案在每个港人身上。尽管本地现实未必尽如人意,第二部中逃避闪躲、睥睨内地的“精神胜利法”已不是办法,正视问题寻求解决才是出路。

  第三部片末,在香港与内地间辗转反侧的爱情结出善果。而“意在言外”、坚守作品“香港性”、坦言志明是个人写照的彭浩翔,又表露出对香港电影和现实怎样的关怀?

  从初到内地不适应文化语境,想抖机灵却显得尴尬浮夸、莫名其妙地自视甚高对内地人极尽嘲讽,到虽将故事场景设在香港,剧中细节和普通话配音却熟练搬弄内地网络热梗,台词和剧情既让内地人感觉亲切,又满身香港烟火气,不失港味风流。2010年便长驻北京接地气的彭浩翔,终于找到了内地文化正确的打开方式。

  第二部说是“合拍片”,内地和香港元素却在片中尴尬并置,无论“港味”“京味”都感觉不是滋味,一厢情愿的自大也让剧情荒诞可笑。第三部虽为“港产片”,却在香港和内地难以阻挡的融合背景下,平心静气地向两地观众说起了体己话。

  虽说是套路,但可见诚意。内地导演徐峥的《港囧》怀旧牌打得生硬别扭,香港导演撷取本地素材玩起“情怀”来却顺手许多。霓虹招牌和叮叮车、上世纪80年代流行金曲和动画片、TVB老戏骨客串浸透本土气息,天马行空的桥段也无违和感。

  走进回忆深处,那里有香港的华美岁月。不仅香港人珍视,内地人同样挂怀。当片中的“70后”“80后”主角步入中年,路阻且长正待拼搏。是时候放下执念与虚妄,无论在戏内还是戏外,以共情同理之心彼此相对,方能守望岁月静好。无论对于欢喜冤家、融合中的香港和内地电影乃至社会都是如此。磨合在所难免,改变也不必一夕间完成,少一些抱怨,多一些担当,东方之珠的风采将浪漫依然。

(责编:袁勃、王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