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的“高考”作文都考些啥?

王大可

2017年06月09日08: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资料图片

  香港,实用和理性优先

  香港“高考”(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的作文题一般是“三选一”。2010年的考题之一,要求考生以旅游局推广主任的名义呈交一篇建议书,提出振兴旅游业的策略和方法。2011年则是让学生“化身”为关注食物卫生委员会的成员,应邀发表演讲,评论食物安全的新规和教育。

  港人的务实,从香港“高考”的作文题目中可见一斑。类似的建议书、新闻稿、演讲辞……这些明显打着“实用”标签的题目,正是近年来香港大学入学考试的作文题。

  感觉如果这样的题目写好了,学生几乎分分钟就可以无缝衔接步入社会了。有香港教师认为,实用文体考查不出来一个学生的文采如何,但能看出他对待事物的认真程度和表达能力。

  不是所有的题目都这么务实。也有一些题目是比较感性的,方便考生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与价值观娓娓道来。例如2013年的试题: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满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烧的火焰。试就个人对这句话的体会,以《成长》为题,写作一篇文章。再例如2016年试题:以“热闹过后,我却感到失落”为首句,续写这篇文章。

  一些彰显理性和独立思考的题目更让人印象深刻。比如近年有一道作文题,要求考生选择一样事物并说明为什么可从中找到快乐。有考生把题目定为“在吵架之中找到快乐”。文章先区分市井吵架和据理力争的不同,继而指出吵架既可增长智慧又可以抒发郁结令人畅快,又指真实的人生必经一番吵架人们才会认真响应。负责考试的特区政府考试及评核局在考评报告中认为,这样的考生的立意颇为独特,对现今社会有独到的观察,且敢于抒述己见。

  台湾,重视传统与思辨

  台湾地区高考(即原来的“大学联合招生考试”和如今的“大学学科能力测验”、“大学入学指定科目考试”)作文题目很生活化。它较少来源于时事和社会发展的相关议题,而更多来源于传统价值、经典古文等,这也是为了鼓励考生多与自己的生活相结合,侧重对生活经验的辩证思考。

  例如2012年的试题——孔子因材施教,指导子贡以“恕”作为终身奉行的一个字。鲁迅则以“早”字来自我惕厉,要求时时早,事事早,知在人先,行在人前。你认为有哪一个字是自己可以终身奉行的呢?请以“我可以终身奉行的一个字”为题,写一篇文章。论说、记叙、抒情皆可。

  与香港的部分作文考题相似,台湾地区的“高考”作文题中也有很多“鸡汤”样板。比如,让人无比向往的“诗和远方”——请以“远方”为题,写一篇文章。(2013年)请想像自己是一株躺在海边的漂流木,以“漂流木的独白”为题,述说你的遭遇与感想。(2010年)有人说,相比于香港“高考”,台湾考题中“励志”意味相当浓,例如“自胜者强”、“逆境”、“惑”……让人有种“头悬梁,锥刺股”的冲动。

  有趣的是,台湾地区近年的作文考题跟大陆某些省市很相似,似乎更接地气了。2015年8月8日,苏迪罗台风来袭,台北市龙江路有两个邮筒遭强风吹落的招牌砸歪,因而被戏称为“歪腰邮筒”。2016年的作文考题就是“我看歪腰邮筒”。

  且看当年某佳作中的片段:我想台湾社会的压力已太沉重,政治局势纷乱、天灾人祸频仍,因而在寻得生活中的小确幸——歪腰邮筒后才会又进一步以苦笑似的口吻自嘲:“人生嘛!歪腰也无妨。”……也许歪腰邮筒正是台湾人民内心理想的投影:生命不用太完美,只要能拥有一份快乐,让我能正视每一天的挫折与挑战,就是我的幸福,就能成就我生命中最芳馥的价值和意义。

(责编:陈彦彦(实习)、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