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创发展路在何方?——访首任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

2017年06月14日08:44  来源:中新社
 

  杨伟雄的左手腕戴着一块可以记录心跳、运动量和睡眠素质的黑色智能手表。他喜欢听呈现细节的高质量音乐,也看迈克尔·克莱顿的科幻小说。他说阿尔法围棋击败柯洁不是什么重大的科学突破,真正的人工智能可以不间断地自动学习,然后完成自我改良。

  杨伟雄是香港特区政府首任创新及科技局局长,见证香港创科局由无到有的全过程,他形容这个过程“荆棘满途”。为让立法会通过成立创科局,杨伟雄在获任为特首创新及科技顾问后,曾用两个多月时间一对一与近60位议员面谈,平均每位时间超过一小时。2015年11月20日,香港创科局正式成立,这距离首次提出成立建议已过去逾三年。

  回顾过去一年多的工作,杨伟雄认为,香港的科创氛围已经开始大幅提升,市民对科创的文化开始接受,谈得也多了,这是政府和私营企业共同推动的结果。不过,香港人还是需要用新的思维看待赚钱,现在的世界是互联网经济,面对的市场是全球市场,创业家要改变思维。香港人以前做工业很成功,“香港人行的”,他说。

  在进入政府之前,杨伟雄曾经在技术、创投、商业和学术等领域工作。1997年香港回归时,他是一家光通讯零件公司的创始人。2003年至2009年,他出任香港数码港行政总裁,并成功令其扭亏为盈。2010年至2015年担任香港理工大学副校长。

  杨伟雄在港居住34年,期间香港经历三任港督和三任行政长官的管治。他说,自己一个特别的感触是回归后港英政府变成特区政府,寄人篱下变为“港人治港”,这是很大的改变。回归那年,香港的科创公司不多,但金融服务已经开始快速上升。

  不同岗位的工作经历让他切身体验到创新科技工作各方面共融连接的重要性:顶尖的研究机构专业负责做研究,大学给予年轻人创业者的知识,私营投资者做出市场化的产品或服务,政府在政策层面提供良好的科创生态系统。

  在杨伟雄看来,良好的科创生态系统包括项目流和再生能力两方面内容。年复一年要有足够多的创新创投项目,同时系统要有再生能力,将尚未成功的项目转化成新动力,继续培育下一波项目。1000个项目可能只有10个成功,但他不想把另外990个项目称为失败。

  投资界将估值10亿美元以上,且创办时间相对较短的公司称为“独角兽”公司。杨伟雄一直对香港出现“独角兽”公司抱乐观态度。他认为香港现在有几家已经很接近,多数是金融科技,生物科技将来也有机会,这些高价值产业上升非常快,但是香港起步比较晚,需拭目以待。“独角兽是一个心理上的强心针”,他说。

  特首梁振英邀请杨伟雄加入政府时,曾经告诉他香港对服务业依赖太大,必须进行经济转型。世界上价值最高的公司都是科创公司,科技创新对于香港经济转型举足轻重。杨伟雄认同这个观点,过于倚重服务业不是坏事,但也不是好事,最好的经济是多元化经济。而熟谙互联网文化的年轻人应该去感受和接受与互联网经济相关的新职位,这是一个经济发展的程序。

  杨伟雄认为,创新科技对金融服务、专业服务、贸易、旅游等每一个产业都有影响,创新不一定需要科技,但科技必须需要创新,一个可以维持并且有影响力的产业应该至少占据GDP3%至5%的比重。目前香港暂时未有科技产业对GDP贡献的统计。

  目前香港的科研投入约占GDP0.7%。杨伟雄分析,香港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丧失几乎所有的制造业,如今制造业约占GDP的1.2%,香港现阶段的问题是私营企业投入不足,在其它经济体中,私营企业投入通常是政府的两到三倍,这个比例在香港刚好相反。同时,政府推动经济转型也必须继续增加科研投入,把一些工业再建立起来,否则科研投入很难突破1%。(曾平)

  

(责编:陈彦彦(实习)、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