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宝鸿:香港记忆的“拾荒者”

2017年07月23日14:44  来源:中国新闻社
 

一座城、一代人的集体回忆,有时可以简单至一个暖水瓶。“大家记不记得金钱牌热水壶?”在21日香港书展的一个讲座上,郑宝鸿问道,台下此起彼伏地响起一片“记得”的回应声。

郑宝鸿四十年代末出生于香港,幼时开始收集邮票,由此展开对香港地方志的研究,此后他的藏品范围更扩大至钱币、历史照片、明信片等等。通过这些珍贵史料,他对香港的历史与文化了如指掌,说起何年发生何趣事也信手拈来,甚至某街某个门牌号码的变迁都记得清楚。

说到这个暖水瓶,必须带出和它相关的故事:香港工展会的“工展小姐”选举。集购物与嘉年华为一体的工展会,在五十年代推出了这项香港选美盛事,每家参展公司推出一位售货员小姐参赛。1960年,“金钱牌热水壶厂”的关玉莲“爆冷”击败了大热门“安南白桂油”的郑安娜,成为当年的“工展小姐”。五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千娇百媚的姑娘们风华不再,但是她们的倩影却永远地留在了郑宝鸿的诸多珍藏中。

他收藏的照片中,更多的是香港旧时的街景。郑宝鸿将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是北角的健康村,现在是大片的住宅区和商厦,五十年代时却是真正的农村,全都是农田、寮屋和村屋。中间这条是当年的筲箕湾道,这条道当时很长的,今时今日的礼顿道、铜锣湾道、电气道、英皇道原来都叫筲箕湾道。”

“当时干诺道中,现在四季酒店这个位置,以前是海边,好多人都在那里捉泥猛,捉上来直接劏(斩)了,煮泥猛粥卖,一碗一毫。”

“这是当时从电车工会的天台拍的照片,后面这座山就是利园山,不过现在已经铲平了,那些泥头就用作堆填物,堆填出来的就是现在的维多利亚公园。”

年轻的观众对于沧海桑田的变幻惊叹不已,而与他同龄的阿叔阿婶,则面有得色地轻声附和。也有一些仿佛经过提醒,在自己的记忆中翻到了宝藏。

当时的香港,也聚集了一些颇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在郑宝鸿收集的一份1951年的《星岛日报》中,印有杜月笙在万国殡仪馆出殡的讣告。而有趣的是,当时的万国殡仪馆并不在红磡现址,而是位于分域街上的一片风月区内,极其不协调,形成了强烈对比。

这些故事不仅仅从藏品中得来,郑宝鸿本身就是历史的亲历者。他最近出版的书,名为《触景生情》。他说这个“情”就是指他自己的感情。在书中有一系列照片,展示的是当时的人们坐人力抬的轿子,就让他忆起自己的母亲曾说,在他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是坐着两人抬的轿子去东华医院。他形容自己小时候就性格“八卦”,什么家长里短都会留意一下然后记住,现在看到照片记录,都可以一一对应起来。

他介绍,这些老照片,既有自己拍的,也有买来的,还有朋友们赠送的,因此书中鸣谢了好多人。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有收藏爱好者为家里没有足够空间储存他们的藏品而苦恼。郑宝鸿说,自己家有一个房间本可以住人,但是他开辟出来放这些“垃圾嘢”(破烂东西),也算是有牺牲的。

然而,正是郑宝鸿这样的“拾荒者”的坚持,才让这座城市的记忆得以保存,让这个城市的精神能够传承下去。(陈逸舟)

(责编:赵嘉伟(实习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