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慈善家田家炳——节俭自己 慷慨教育

2018年08月08日08:50  来源:中国新闻社
 

“田老最后在医院的时候,田家炳基金会给他特制一张展板,上面印着基金会的使命、历年捐资项目等。他收到后,用手指点着点着、抚摸每家学校的名字,静心听着长子介绍学校近况,看起来好开心……”

一张展板,上面印着田家炳基金会的使命、历年捐资项目等。 (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上月10日,香港慈善家田家炳走完了他近百年的一生,与其相识30余年的田家炳基金会副主席戴希立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透露了上述细节。在人生的最后时刻,田家炳仍惦念着捐建的学校。

自1978年国家改革开放后,田家炳把捐助的目光投向内地,首先在家乡广东大埔县捐建桥梁、兴办中小学和医院等。他曾回忆说:“那时,内地还比较落后,经济不发达,特别是教育基础设施还很落后,钱要花在需要的地方。”

1982年,当时62岁的田家炳决定捐资创办田家炳基金会,让捐资系统化;1984年,他在家乡兴建的广东省大埔县家炳第一中学启用后,便开始以兴教助学为捐资重点。

田家炳基金会副主席戴希立指出,“中国的希望在教育”,这正是田家炳一生的信念。 (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戴希立透露,当时田家炳曾说:“国家继续走改革开放之路,我可以放心地捐资兴学。”

“中国的希望在教育”,这正是田家炳一生的信念。戴希立指出,田家炳认为教育可以提高人民素质,而教育的成败取决于教师素质。因此,他的捐资策略亦由最初的“雪中送炭”——在穷困地方建设基础教育,逐渐转到师范教育——重视师资培训,强调德育教育。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田家炳的大楼租金收入受影响,基金会的运作也被波及。面对接踵而来的助学资金申请,时年82岁高龄的他于2001年毅然卖掉住了37年的“花园式豪宅”,改租房子居住,所获的5600万元(港币,下同)全数捐出至基金会。

戴希立笑言,曾劝田家炳不要卖楼,但老人写信予他和各地大学友好解释,卖楼是希望加快捐资速度,还幽默地称“不是破产,不用担心”。

“田老卖楼的钱一次花光,捐助了20间学校,但他好开心!”戴希立回忆道。

田家炳长子、基金会主席田庆先对中新社记者说,他们一家人当年十分支持父亲卖楼的决定。2005年,父亲再将一座工业大厦出售,为数十所大学、中学提前付清捐款,“父亲的心思很简单,就是希望将手上的钱发挥最大的价值。”

田家炳长子、基金会主席田庆先对中新社记者说,父亲经常跟他讲:“教育永远都是最值得和最好的投资。”(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为坚持助学,田家炳甚至愿意负起债务。2003年,田家炳基金会一度出现超支,但他还是向银行贷款600万元,资助香港理工大学和城市大学。田庆先表示,父亲经常跟他讲:“教育永远都是最值得和最好的投资。”

2010年,田家炳完成基金会的可持续发展部署,包括健全基金会的架构,邀请了香港9所大学校长及多位社会人士参与基金会管治。同时,他将名下仅余的4座工贸大厦捐赠基金会,往后的租金收入拨捐慈善。

30多年来,田家炳为教育慈善身体力行,倾囊相助,捐出了自己80%以上的财产,“卖屋助学”、“贷款捐校”等事迹传为佳话。

据田家炳基金会统计,该会在全国范围内已累计捐助了93所大学、164所中学、41所小学、约20所专业学校及幼儿园、约1800间乡村学校图书室。

戴希立笑说,虽然“田校”(田家炳学校)已遍布全国34个省市区,但是“田老晚年对我们董事会还有些埋怨,嫌我们做得太过保守,花钱不够多不够快。”

在一心慈善的田家炳看来,“国家越来越不缺钱,应该在国家或地方仍有需要时,捐资力度大、做得快,这样才能产生效果。”

作为基金会现任主席,田庆先说,基金会未来会继承父亲重视德育、造福国家的夙愿,致力促进道德教育、弘扬中华文化、并融合世界文明,以提升中国教育素质,贡献国家。

“父亲虽然离开了,但他留下了一个最珍贵的无形资产——田家炳基金会,让教育慈善工作一代代传承下去,播下更多希望的种子。”田庆先说。(记者 李焯龙)

(责编:胡倩(实习生)、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