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朝元老”叶家宝:感觉亚视就像死在我手里

2016年02月29日15:41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七朝元老”叶家宝:感觉亚视就像死在我手里

“七朝元老”叶家宝:感觉亚视就像死在我手里

叶家宝(右)受访讲述亚视“病因”

前亚视高层叶家宝于去年12月正式离开服务了三十余年的亚洲电视。他的离开,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叶家宝从1977年开始在亚视的前身“丽的电视”实习,见证了亚洲电视多次改朝换代——1977年的黄锡照时代、1982年的邱德根时代、1988年的林百欣时代、1998年的封小平时代、2002年的陈永棋和刘长乐时代、2007年的查懋声时代、2010年的王征时代,是名副其实的“七朝元老”。2015年年底,叶家宝因为亚视欠薪吃上官司而决定辞职。离职之后,叶家宝近日接受港媒采访,分析前东家的“病因”。

“我心情很难过”

1977年,当时还在浸会大学传理系念书的叶家宝就已经进入亚视的前身“丽的电视”实习。毕业后,他曾在TVB《欢乐今宵》和港台电视部任职,随后加盟富才制作公司。上世纪80年代,当时亚视的董事会主席邱德根找到富才合办“亚洲小姐”竞选。叶家宝回忆:“我们首创在户外露天举行选美,又请来不少大明星,如此创意,在昔日是名噪一时的盛事,风头一时无两,家家户户也七嘴八舌地谈论亚姐选手利智及陈奕诗。”

叶家宝一向被视为亚视的“忠臣”。在亚视风雨飘摇的时候,叶家宝也一直不离不弃。2014年开始,亚视陷入欠薪、停牌等一系列风波。当时叶家宝临危受命,出任亚视执行董事。而执行董事这个职位简直是个“危险工种”。香港法律规定,公司的执行董事必须负上法律责任。去年,时任执行董事的叶家宝因亚视欠薪而惹上官司,被指纵容及故意疏忽亚视拖欠22名员工薪金及超时津贴而收到劳工处102张传票。去年11月27日,他被判定罪成,12月2日被判罚15万港元。接受媒体采访时,叶家宝坦言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以前每次卖盘都顺利过渡,顶多遇到裁员,很少欠薪。”吃了官司之后,他表示以后会更懂得保护自己。去年12月,他终于辞去执行董事一职,紧接着又辞去亚视高级副总裁之职,与亚视脱离了关系。今年2月,叶家宝接受电台采访,直言当时自己怕再受牵连,于是立刻请辞。他还感慨:“心情很难过,感觉亚视就像死在我手里。”

“不能全怪王征”

包括不少前亚视员工在内,很多人把2010年入主亚视的王征视为压死亚视的最后一根稻草。2011年,因为王征过度干预亚视的日常管理及运作,当时的香港广播事务管理局裁定亚视违反牌照条例,罚款100万港元。汪明荃、鲍起静、刘锡贤、查小欣等人都曾经表示,亚视的最大“死因”就是王征。香港著名娱记查小欣曾经撰文指责王征,称他曾经把广告费暴增四倍,理由是要与TVB看齐,而且“发布亚视卖给王维基的假消息,累全港报纸用假料做头条”,让亚视的公信力扫地。本月接受电台采访时,叶家宝表示:“不能全怪罪于他(王征),但要说完全跟他无关,那又未必。”对于王征干预日常事务,叶家宝说:“那段期间,王征在管理上有给意见,但他讲明‘我只是给意见,你们可以参考,也可以不跟从’。”

接受媒体采访时,叶家宝不讳言,亚洲电视衰落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老板更换过分频繁:“二十多年来,总共换了七个老板,平均四年改朝换代一次,每换一个老板就有一批新的领导层。”1980年,当时还叫“丽的电视”的亚视推出剧集《大地恩情》,这部集结台前幕后所有精英的长篇巨作将无线的《轮流传》打得落花流水并惨遭腰斩。这段时间,丽的电视接连推出《武侠帝女花》、《大侠霍元甲》、《大四喜》、《再向虎山行》、《少女慈禧》等多部精品,两台的市场份额几乎持平。但随后亚视出现股权变换、改名等风波,直接影响了之后的发展。叶家宝分析,每一个老板进驻时都踌躇满志,希望给亚视带来新风貌,也请到了一批优秀的人才加盟亚视,可惜最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难敌收视惯性”

香港只有两大免费电视台,但长期以来,两台收视悬殊。在无线,20点收视都不算高,而亚视的收视则常年只有1至2点。叶家宝表示:“亚视偶有起色但都不能持续,事关无线会抄袭推出类似的节目,亚视却难敌收视惯性。”1999年,亚视购入内地剧集《还珠格格》,掀起全城追剧热潮,收视飙升至史无前例的23点,同时段无线的《天地最前线》跌至20点。无线被迫在两周内变阵三次,而当年的尼尔森收视数据表明,无线黄金时段收视全面溃败,亚视收视在近三十二年来首次超过无线。

可惜,在亚视掀起《还珠格格》热潮之后,《老房有喜》、《情深深雨濛濛》却被无线买下,又成功地把观众吸引回无线。2001年,亚视购入英国问答节目《百万富翁》,由陈启泰主持,新颖的节目形式再度在香港引起话题。同年,无线购入类似的知识问答节目《一笔OUT消》,由郑裕玲担当主持,与《百万富翁》正面对撼,再次成功扭转乾坤,《百万富翁》以1点的收视差距落败。(胡广欣)

(责编:翟冬冬(实习生)、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