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辉:我是为新导演服务的“副导”

2016年04月12日11:06  来源:京华时报
 
原标题:梁家辉:我是为新导演服务的“副导”

《冰河追凶》中与佟大为合作,耍帅戏份全都让出。

在《寒战》中饰演警务处副处长,与郭富城飙戏。

梁家辉和女儿。

  电影《冰河追凶》本周五公映,影片主演梁家辉近日接受京华时报记者专访,谈及台前幕后。从影33年,挑战过形形色色的角色,如今他更像一个愿意“帮带”年轻电影人的传承者,“香港电影有一个很大的断层,来来去去还是那几个导演和演员。我不想让这个现象在内地重现,所以现在我会有意识地多拍一些新导演的戏。”

  生活中的他从来没有影帝架子,却很享受走在路上突然有人走过来叫自己角色名字,比如“三爷”(座山雕),“我会挺开心的,证明人家对你角色有非常深的印象。”谈及本届金像奖一起“竞争”的郭富城获得影帝,梁家辉笑说“内心替他高兴”。

  □谈新片

  先挑战角色,最后才是环境

  电影《冰河追凶》由张一白监制、青年导演徐伟编剧并执导,梁家辉、佟大为、周冬雨、邓家佳、魏晨、曹卫宇等主演,讲述了在零下四十度极寒之地,周鹏(梁家辉饰)、汪豪(佟大为饰)等人因连环“冰下冻尸案”深入冰河,追查真凶的故事。

  零下四十度这样的低温环境对于拍摄来说是极大的考验,梁家辉坦言投入后便不会想太多,“我会很专注,比如我从(冰下)水里出来,我应该怎么样,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像发抖,会说些什么,不会考虑这么冷我要不要跳下去。”梁家辉称自己首先是想挑战角色,第二是挑战故事,第三才是想到挑战环境。

  他塑造过众多警察角色,比如《寒战》中的警务处副处长李文彬,谈及这次的警察角色有何不同,梁家辉透露自己演的是一个从南方跑到东北待了多年的警察,“戏里因为我的太太是一个东北人,我在东北成家,小孩生下来了,我们夫妻感情开始有裂痕。”他称这次自己演的也并非英雄式的警察人物,“这部戏里没有英雄,反映出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一开始都在往前走,从来没有安静下来去思考自己做的事情是否真的对,后来才开始反思。”

  我走内心戏,佟大为比较猛

  片中最后有一段很激烈的“追凶”戏份,谈及为何把跳车、搏斗这些高难度动作戏交给佟大为“耍帅”,梁家辉笑笑:“因为他帅啊,就让他耍一下。”玩笑罢,他又笑说自己不是“绿叶”,“我演的这个刑警是走内心戏的,属于思想型,他是比较勇猛型的。因为他(佟大为角色)是年轻警察,他爸爸以前也是警察,因为心软没有抓坏人,被坏人杀死了。所以他在追凶过程比较勇猛。我是一根筋刑警,搞得家庭关系破裂,对女儿很冷漠,女儿失踪才知道她多么重要。”

  其实梁家辉和佟大为有十年交情,每次去香港,佟大为就跑到梁家辉家蹭饭,甚至连佟大为当年跟妻子闹了矛盾,也是由梁家辉从中调停。梁家辉说:“刚好我和关悦在一个地方拍戏,我就请他们一起吃饭,当时我太太也在。在饭桌上我看他们关系有一点点不对,就把我和太太在一起的经验跟他们分享一下。然后还给他们说,男女朋友哪有不吵架的,朋友之间、夫妻间应该互相体谅、支持。因为一些小矛盾,一时之气,就分开了,多不值得?像我跟我夫人也有很多矛盾,拍武戏担心我的安危,拍吻戏又会介意。但所有戏我还是都拍了,我们关系还是很好。我们之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相互体谅、互相支持。”

  □谈使命

  发哥希望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奋斗

  梁家辉当年在拍摄杜琪峰、王天林执导的《千王群英会》时给周润发跑过龙套,“跑龙套的不止有我,另外一个是刘德华。我们第一次有镜头就是给发哥当马仔,一左一右陪在他身边。发哥推门进去,说‘你们两个去下面看看’,我们两个回答‘是,龙哥!’然后两个人就出镜了。当时我们非常兴奋,给自己设计了很多动作和造型,结果被导演骂得狗血喷头,我和华仔都快给骂哭了。”最后周润发安慰两人说,“我们这行就是这样子的,熬出来就好了”。

  多年后梁家辉影帝奖杯拿到手软,即将在《寒战2》与周润发、郭富城交锋,连周润发都调侃自己已经老了,称接下来的50年、100年,要把香港电影交给梁家辉、郭富城这些“新人”。

  谈及此,梁家辉澄清:“他不是说靠我们,而是必须要传承。我们开玩笑我们3个人拿了30多个大奖,我说有28个是周润发的,其他我跟郭富城分。他是说,你看今天郭富城拿了(金像奖),梁家辉也拿了,希望下一波演员传承下去,希望看到每个人都像我和郭富城一样奋斗,不是追求奖项,而是演出上的进步,他希望我们把他这样的精神传承下去。”梁家辉笑笑,“他不是说我们可以做(演员)再做50年、100年。”

  香港电影出现很大的断层

  《冰河追凶》是导演徐伟的处女作,摄影师出身的他,早年间与梁家辉合作过《我的教师生涯》。梁家辉回忆,称那时徐伟刚毕业,还是个摄影师,“在那几个月的合作过程中,我看到这个人对电影的热诚。我希望去鼓励中国电影的下一代,尤其是新导演、新演员,把我那么年来在电影圈得到的体验或经验传承下去。”

  梁家辉说他经历过香港电影的黄金十年,也目睹了香港电影的衰落,“香港电影有一个很大的断层,来来去去还是那几个导演和演员。我不想让这个现象在内地重现,所以现在我会有意识地多拍一些新导演的戏,希望把香港的经验和教训带到内地来,所以我会拿很少的片酬来拍他们的电影。像徐伟导演,他在片场的状态跟徐克在现场给我的印象是差不多的,我喜欢专注、重视自己作品的导演,所以我会尽可能跟这样的导演合作。”

  □谈环保

  不明觉厉,一秒化身地理老师

  《冰河追凶》主题也和环保有关,生活中他不仅仅在专栏上呼吁环保,还身体力行。他告诉他家里的佣人,任何可以回收的东西都不要当成垃圾扔掉,他的梦想是去三极——北极、南极和珠峰,他笑说自己在南极曾脱衣服挑战在水下待了10分钟。

  当问起对环保的关注是不是也是他接拍的原因之一,意外的是梁家辉竟滔滔不绝,化身“地理老师”,讲述自己的“研究心得”。“环境的变化,比如夏天、冬天温度的反常,人们都把这归咎地球变暖。我看过很多材料,地球变化是每一年都在发生,温室效应是有责任,但地球变化是按照自然规律来形成。很多人说南北极冰川融化什么的,但很多万年前,南北极没有冰盖。地球自转轴是斜的,总有两个地方照不到太阳,才开始有了冰川。现在地球地轴在变,这样子原来没有日照的地方现在有了日照,于是冰川开始融化,尾气那些会让大气层有影响,但不是唯一影响。那时,我就觉得人类要减少对地球危害,做一些事比如分类垃圾。”

  □对话梁家辉

  我不是酷爸,周冬雨像我女儿

  京华时报:第一次和周冬雨搭戏,她演你的女儿,你们怎么混熟的?

  梁家辉:她的感觉很好啊,很像我的女儿。到了片场已经“老爸”“老爸”那样叫,入戏比较快,大家之间好像没有隔膜。

  京华时报:片子里,周冬雨角色和佟大为角色有暧昧感情戏,你怎么看这对CP搭档?

  梁家辉:我觉得不暧昧,因为她演的女儿平时没得到父亲太多爱,我对她冷漠,遇到热血刑警,就肯定有感情上的投射,我不会用“暧昧”形容这种关系。她是想,如果我爸爸这样就好了,可以跟我微信,在我困难时挺身而出。

  京华时报:最近在综艺节目里周冬雨和余文乐“谈恋爱”了,你觉得他们CP感强吗?

  梁家辉:(惊讶状)什么?我女儿和余文乐?综艺节目呀,我觉得不能当真啦,不应该太多猜测,如果真是未必不是好事,如果不是(情侣)的话,就当做是综艺节目里的感情来看就好。

  京华时报:电影里你是一位看似冷漠严厉的父亲,生活中如何哄一对双胞胎女儿?

  梁家辉:夫妻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要专注于家庭。如果说女人在外面做事的话,当爸的就应该留在家里做家务,这种关系必须分配得很平衡。女儿刚出生时,我的心就全在家里。有时候在车上睡着,就梦到回到家里。工作人员把我叫醒,我会有点恍惚,我怎么在片场,不是在家里吗?曾经有几年,没有拍电影,我会负责接送女儿上学、讲故事、按摩、安排她们的三餐。

  京华时报:女儿恋爱你会干涉吗?

  梁家辉:只要不要伤害到自己和情感,我和太太尽量给予她们很大的自由度。我作为父亲,都是从旁协助,而不是去教她们,因为这个没法教。但我会默默盯着,因为身为父亲,我不愿让她受到伤害。我不是一个酷爸爸,只是比较宠爱女儿,会在精神上给他们无限的支持。

  中国市场这么大,不能白白浪费

  京华时报:听说在片场,你也会给其他年轻演员说戏?

  梁家辉:当演员没有经验可以分享,经验不是说如果我演你这个角色我会怎么样怎么样。我不会去跟他说大为你这样演,我会启发他,我会跟他说你现在表演怎么样,如果把他再推进一步你感觉会怎么样。我都用启发的方法,而不是说去引导。引导他怎么演是导演的责任,不是我的责任,我是朋友之间的分享。

  京华时报:剧组的都称你是“操心大管家”,事无巨细都会操心,有没有想过自己当导演?

  梁家辉:没有,我就是服务新导演的“副导演”。我对整个行业很了解,制作流程有充分的认知,我应该去当制片,而不是去当导演。当导演你得考虑,从你的电影里头带出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来影响观众,我暂时还没有什么信息要发放(传递)。我作为一个演了那么多戏的演员,我每跟一个人说话或者怎么样,我都在发放信息、正能量。

  我们应该去鼓励、支持下一代电影人,我们电影发展才会是健康的、成熟的,慢慢能推下去。要不然大家都想我来打几次工,打完拍拍屁股就回家,片子能不能传递信

  息、赚钱不赚钱不关我的事情。如果每一个电影人来工作的时候都抱这样的态度,我们的电影就会永远不专业。

  我们现在有那么大的电影市场,我们的市场比美国还要大,为什么美国现在要抢着要到中国来拍,是要中国的演员到戏里头创一个角色。他看重我们那么大的市场,为什么别人看到的,我们自己看不到,白白把它浪费掉?为什么我们不培养我们自己的电影,不管是演员、摄影、灯光,每一个部门都是一个专业,必须要有一批很专业的电影人一起工作才能拍出一个好的电影。

  “对手”郭富城在进步,我替他高兴

  京华时报:获得四次金像奖影帝,这一届提名影帝心态如何?

  梁家辉:我心理状态很好。很官方的一句话,有提名是人家对你的肯定,能拿奖最好。人家问我在意不在意,我永远回答我在意。为什么拿了那么多还在意?这是电影人对过去一年你的一个审视,对你的肯定。提名、得奖我是重视,但不在意是否获奖,我不在意输赢。

  京华时报:这次和郭富城一起入围,他获得了影帝,在《踏血寻梅》里大家觉得他这次挑战是比较大的,你怎么看?

  梁家辉:其实我们几个人的戏挑战都挺大(大笑)。昨晚(《寒战2》北京发布会结束后)我还跟他一起吃饭,庆祝他得奖。我觉得他一直在进步,到今天终于在金像奖拿到奖,我内心替他高兴。有一个提名,我已经满足。

  京华时报:这次金像奖你因为《智取威虎山》的座山雕提名,不少人一开始没认出,观众的评价和你的自我认知是一致的吗?

  梁家辉:没认出来不代表表演很好,只是妆容的问题,认不认出来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妨碍,等最后认出来说“噢座山雕是梁家辉演的,怪不得演得挺有气势,阴森森的”,我喜欢听到这样的评价。或者走在路上,突然有人走过来叫我“三爷”,我也会挺开心的,证明人家对你角色有非常深的印象。

  京华时报:你之前说现在最想挑战的是女性角色?

  梁家辉:(笑)这是开玩笑,不可能发生这件事,因为记者们经常问我接下来要挑战什么,我的答案是不希望老重复我演过的角色。我只是个演员,很被动,只能期望不同导演看我的时候,可以赋予我不一样的角色。于是我才开这个不好笑的玩笑,说可以找我演女性角色,我凭借这个角色拿一个最佳女主角奖,就应该是我表演生涯里最高的了。你想,演女生还能拿最佳女主角奖,我绝对可以退休了,因为再也突破不了了(大笑)。

  京华时报:今年也是银河映像20年,之前杜琪峰采访时提到刚来内地市场时比较困惑,你有这样同样的感受吗?

  梁家辉:北上拍片我是第一个人,30多年前我已经在北京开拍我第一部电影(1982年梁家辉跟着李翰祥导演在故宫拍《垂帘听政》)。如果说北上拍戏,可以说他们是跟随我的步伐,北上拍片我是带头人。但30多年来题材上也没有受到影响,这种困扰不存在。回来内地拍戏这么多年,涉及题材也一直在变宽。不能说是一下子跨一大步,但其实可以看到一些变化。

  (文/京华时报记者高宇飞 摄/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

(责编:王楠(实习)、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