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博物馆:守护与传承的魅力

【查看原图】
位于尖沙咀的香港科学馆是香港一所以科学为主题的博物馆,毗邻香港历史博物馆。
位于尖沙咀的香港科学馆是香港一所以科学为主题的博物馆,毗邻香港历史博物馆。
来源:人民网-港澳频道  2017年08月30日15:16

博物馆是一个城市记忆的守护者,是城市历史的收藏者,细细描摹着城市生活的文化脉络。曾顶着“文化沙漠”帽子的香港,在中西文化融合中呈现出别具一格的文化魅力,令香港的博物馆文化,不仅肩负起展示传统文化的重任,更怀抱包罗万有的文化气息,荟萃城市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7月,在国家领导人的见证下,香港特区西九文化区管理局与故宫博物院正式签订合作协议,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兴建在即,也令香港种类繁多、大小各异的博物馆再次成为焦点。

对于一个国际级城市而言,博物馆实在是不可或缺。在香港这片110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50多家各色博物馆;仅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辖下的博物馆和文化馆就有19个,为这个商业城市提供源源不断的文化养料。

小而多元丰富城市生活

“香港虽然是弹丸之地,但却拥有甚多引人注目的特色......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课题,当然是它在百多年间从鲜为人知的村落蜕变为国际大都会的曲折历程。”在位于尖沙咀的香港历史博物馆,自2001年开幕的常设展厅“香港故事”序言这样写道。

香港是一个缔造出多样文化的城市。从昔日古朴渔村,到英国殖民地,以至今天作为国际化都会,香港就如满载历史和丰富文化遗产的宝库,其文化的肌理脉络散落在港岛、九龙、新界各区,储藏在一间间博物馆里。

定位精细化、展品类型化,可谓是香港博物馆的发展基调。然而这种特色是从香港最早的博物馆转变而来。1962年落成的大会堂博物美术馆,以“大”而“博”聚拢了当时香港的所有展品。1972年,这家博物馆一分为二,成为香港艺术馆和香港历史博物馆的前身。自此,香港特区政府在发展博物馆服务上向精细化发展,涌现出多家公营博物馆,而其他教育机构、非牟利组织等也开始修建展馆。特别是1980年之后,为了令市民重视香港历史古迹,以历史建筑和法定古迹改建而成的文化馆、博物馆相继落成。

小而多元,布局广泛,是香港博物馆最突出的特色。在目前香港的50多间博物馆里,其中约一半由特区政府营运。与此同时,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为鼓励市民多参与文化活动,不仅将大部分的公共博物馆向公众免费开放,更推出各式各样的优惠活动;为吸引更多年轻人参与文化推广,各博物馆也开始追求与青年文化、流行文化的契合。今年3月,香港文化博物馆的“金庸馆”正式开幕,以武侠小说为代表的流行文化,走进了偏重精致文化的博物馆。“旧馆换新颜”,香港博物馆的与时俱进,至今广受好评。

如今,脱离了最初“大”博物馆设定的香港艺术馆已成为保存中国文化精髓和推广本地文化的殿堂,常展出内地和世界各国的顶尖艺术品;而曾名为“香港博物馆”的历史博物馆,则以“香港故事”为本,临摹出世事变幻的香江风云。香港的博物馆文化,不仅丰富了香港地窄人稠的城市生活,更令文化艺术的浩瀚星海触手可及。

守护历史体验集体记忆

在“香港故事”展厅,海浪声、飞鸟声声声入耳,模拟着原生态的样貌。来博物馆参观,是香港大部分中小学、幼儿园课程内的历史教育活动。小朋友在仿旧的街道里穿来窜去,在不经意间,与几十年前父辈们巷间嬉闹的身影相重叠。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陈志豪回忆起学生时代,不得不提及游赏过的各色博物馆。陈志豪介绍,在中小学时期,学校常组织学生去博物馆进行课外旅行。去太空馆是一次太空之旅,去茶具博物馆是一啖泼茶香,去文化博物馆是与前人的一次跨越时空的交谈。而令陈志豪印象至深的,莫过于在香港历史博物馆中,对这座城市前世今生的审视。

“如果你热爱这个地方,你会想多了解这个地方的过去,想去认识曾为这个地方做过贡献的人。”陈志豪说,香港由小渔村走来,步履艰辛,命途舛荡,百年间发生的事、迈过的坎儿,需要下一代铭记。博物馆正是为每一位历史探知者守护着这段记忆。

“香港的博物馆承载着全体香港市民的记忆。”这句话并非言过其实。

据康文署专家顾问、前历史博物馆总馆长丁新豹介绍,自1998年建馆,三十年间,历史博物馆已举办70多场大型专题展览。“香港故事”展厅更以逾4000件展品和多媒体的创新呈现,将香港从4亿年前的泥盆纪说起,徜徉至1997年香港回归的历史时刻,以展现本地历史文化、生活方式和民生经济的变迁。可能是一件艺术品、一件“会说话”的文物,又或是一个极富创意的科学发明,在观众的心里激起一层涟漪,而就是心里的这份微荡,吸引他们继续到博物馆游历。

据康文署统计, 2015/16年度,康文署辖下博物馆的入场人数为429.4万人次,入场人次最多的博物馆为科学馆,其次为历史博物馆。全港700多万人有超过一半人次在一年中游览过博物馆,香港的博物馆普及度可见一斑。

回忆起少年时代,不少香港市民仍记得在博物馆奋笔疾书的情形,或是站在纪元前的一块石片前思接千古。博物馆的存在不单清晰了香港的历史脉络,更提供集体回忆的空间,为每个观展人安排一场纵横捭阖的想象之旅。

故宫南下唤起民族共识

陈志豪还记得数年前《清明上河图》来港展出时的情景。媒体铺天盖地的新闻,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以及展览馆门前望不尽的人龙,无一不流露着香港市民一睹国家文化瑰宝的炽烈渴望。那是香港少有能接触到如此高规格“国宝”的机会,也是“中国历史”、“文化遗产”难得清晰又具象的显现。

陈志豪说:“香港有本地各色博物馆,不一而足,也有如历史博物馆所展出中国文化的博物馆。但若能令人震撼、引发民族自豪感,莫过于故宫博物院中那些代表华夏文明的藏品。”

故宫展品,填补了香港大部分博物馆在凝聚中华民族意识方面的空白。

得益于与故宫博物院的合作,近年来“国宝”入驻香港的机会愈加多了起来。早在特区政府与故宫博物院签订协议前,由康文署主办的“故宫全接触”计划已提早登陆香港,举办多个与故宫博物院文化艺术相关的展览和活动。清帝大婚庆典、八代帝居、万寿载德等多项故宫文物展更是给予观展人一场场视觉盛宴。虽然只是短暂性展示,也令一直以来浸润在地区历史中的香港市民,再次直观地欣赏到国家传统文化的精粹及其现代意义。

在这种博物馆文化的基底下,故宫南下就更显顺风顺水。

陈志豪认为,故宫文化博物馆的兴建,是国家将远在北京展列的藏品“送礼”至香港,也是中华文化内核距离香港同胞最近的时刻。待5年后落成,这间场馆不只是国家级文物的“藏宝阁”,它更像一个文化符号,集聚着中华艺术之精髓;也是一个情谊象征,彰显国家对香港的眷顾。

而变“短租”为“常驻”,也令香港更增一份文化自信。丁新豹说,以往故宫“借”给香港的藏品,不仅有数量限制,在运输、保险、时间上都有严格要求,手续繁琐。但如今合作达成,香港无需花费大价钱,件件展品都是“国宝级”,这不仅展示了国家对香港策展能力的信任,更能为香港吸引更多外来博物馆和文化爱好者,提升香港为拥有国际重量级博物馆的文化之都。

香港回归二十载,内地与香港除了分享国家发展的红利外,也可共赏时代湍流中遗存的艺术瑰宝,在强大的民族共识与文化自信中,凝聚同为中华儿女的自豪。因此,以博物馆切入,无疑是增强城市文化底蕴和自信心的直接手段,更可以让民众了解到香港在中华文化传承中的特殊地位和贡献。与此同时,香港博物馆文化也为民众包罗更繁多的珍品,滋养更厚重的内涵,践行对民族文化传承的长远承诺。(陈瑶)

分享到:
(责编:徐祥丽、刘洁妍)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