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处于一个很好的时代”

——访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

本报记者 张庆波 陈 然

2017年12月08日04:4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陈茂波在香港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致辞。
  图片由特区政府财政司办公室提供

  观看采访视频
  可扫描二维码

  2017年的香港,完成了特区“成人礼”,组建了新一届特区政府,大事多,不平凡,已被簇拥至新的历史节点。一年将尽,再看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年后的它恰“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开始吐露新气象。特别是新一届特区政府聚焦经济发展、着力改善民生,努力塑造着自己的新面貌,与实现良好施政的目标正渐行渐近。

  此时,我们采访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听听他对理想施政的理解,看看他对发展形势的判断,一起聊聊香港的今天和明天。

  

  四个角色、三个目标,实践理财新哲学

  从发展局局长升任财政司司长后,陈茂波坦言“责任更大,压力也更大了”。新一届特区政府甫一就职,便志在打造管治新风格、政府新角色、理财新哲学。这些最初出现于林郑月娥的竞选纲领、后又体现于首份施政报告的施政新理念,昭示着政府的决心和意志,重塑着施政的方向和重点,让陈茂波主管的公共财政工作也有了一些“不一样”。

  “政府传统上担当公共服务提供商和监管者的角色,但我们这届政府还提出了其他两个重要角色:发展目标的促成者及经济发展的推广者。”陈茂波说,新角色带来新定位,公共理财的目标更为清晰:一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把蛋糕做大;二是投资未来、宜居宜业,不单看眼前,更着眼长远,看整个社会需要什么;三是把香港建造成公平、公义、关爱的社会。“市民都对美好生活有所期盼,这个期盼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提升。作为政府,就是要想着如何满足他们的期盼。”

  理财新哲学提出后,香港各界高度关注,从官员到议员,从媒体到坊间,多元声音此起彼伏,人们一直辩论不止。重塑整个的公共财政工作,让政府从“积极不干预”到“适度有为”,再进一步向全面的“积极作为”转变,社会共识似乎还没有完全建构起来。

  根据特区政府公布的数据,截至9月30日,政府财政储备已达9664亿元(港币,下同),而社会上批评最为集中的声音,就是指责政府坐拥万亿储备,却让钱在库房里“生锈”,多年来执行的是“守财奴”政策,“稳健有余、进取不足”。

  “香港是个开放、多元的社会,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声音很正常。在用好公共资源这块上,总体上大家都认为政府财力允许,可以多花一点。”陈茂波说。

  陈茂波进一步解释说,特区政府的财力其实更大,除了9664亿元的财政储备,还有700多亿元预留作房屋基金,外汇基金也有五六千亿元。此外,特区政府还有资产,比如在铁路公司占了75%的股份,全资拥有机场管理局等。

  “资产方面我们确实不少,但有些钱也不能随便用。”陈茂波指出,捍卫联系汇率的钱关乎人们对港币的信心,不能随便用;公务员同事有长俸,预计未来10年要支付4500亿元,也需备留;还有交通基建项目以及开拓土地造房等,都需要用钱;而政府开支5年后将由4900亿元增加到6000亿元,财政盈余仅相当于18个月的政府开支。

  “所以说,所谓万亿储备,有一部分钱确实可以用,但空间并不是很大。”在陈茂波看来,按照基本法要求,坚持“量入为出”,依然必要。而实践理财新哲学,主要的是积极主动地把能花的钱用足、花好,兼顾迫切性和长远性需求。

  势头好起来、短板补上去,培育发展新动力

  今年香港经济发展形势喜人,第三季度更胜预期,按年实质增长达到了3.6%。据此,特区政府已将全年经济增速预测调高至3.7%。远高于2016年的2%,也远高于十年内平均2.9%的增长率,比年初预计的水平高出了近一个百分点。在一个成熟发达的地区,经济数据预测“误差”为何如此之大?陈茂波解释说,主要是因为香港是一个细小的、全开放型的经济体,外围经济情况如有任何异样,对香港的影响都很大。

  陈茂波指出,今年年初时变数较多,考虑美国总统带有保护主义色彩的言论、英国脱欧后欧洲在推进一体化上的变数以及内地出口和供给侧改革上可能出现的波动等,才小心地将经济增长预测定为2%到3% 。“现在调到3.7%,是因为我们看到欧洲和美国都没事,内地的经济增长更好,我们内部的需求也强劲,所以有了信心。”

  良好的增长形势、自1998年以来最低的失业率,是不是意味着香港步入一个新的经济发展周期了呢?

  “现在还言之尚早。我们期望它是,我们会努力的,而且我是乐观的。”陈茂波说,往后几年,政府一方面要把握“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带来的新机遇,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一方面将加快加大对创科的投入,提升上市平台的竞争力,推出减税政策。“势头很不错,但往前走,还需要在未来几年扎扎实实地把工作做好。”

  谈及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创科方面,无论是本地还是内地,都有一些声音认为香港已然落后了。香港能否认清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正视自己的先进与落后,关乎它的发展战略,也关乎它的路径选择。

  陈茂波认为,香港有制度优势,自由、公平、开放,作为一个国际化、开放型的城市,在吸引内地人才和境外人才方面都比较容易。但他也承认在移动支付方面,现在香港跟内地比确实慢了、落后了。

  陈茂波说,香港有条件和动力追上去,并且已在加大力气赶追。他指出,金融管理局去年批了13个支付牌照,也在研究构建一个支付平台,目标是明年9月投入使用。“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开始努力,并凝聚了共识。”

  陈茂波强调,特区政府视创科为经济新动力,并已明确四个发展方向:一是金融科技,二是人工智能,三是智慧城市,四是生物医疗。“香港城市发展这些方面有优势。在落马洲河套地区新的创新及科技园建设中,我们还会利用国际优势吸引顶尖科研机构、大学、人才等来港,加大与创科重镇深圳合作,所以(香港创科)很有希望。”

  加大土地供应、织密保障网络,点燃民生新希望

  谈到香港经济,或者香港民生,就不能不说房子。随着香港一个住宅项目仅楼面地价就达到了每平方英尺1.7万元,市民的“上楼难”“置业难”问题似乎还在恶化中。陈茂波说,房价太贵,很难负担,正是香港人最痛的地方。

  陈茂波指出,亚洲金融风暴、“非典”时,香港房价暴跌60%到70%,导致一段时间内社会上认为不需要那么多房子,所以新建房屋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供给滞后了。现在环球利率这么低、游资这么多,很多人也来香港买房子,持续推高房价,这个问题就更为尖锐。

  “这几年的经验下来,感觉如果要将土地释放出来,社会需要一定的共识,例如是不是部分农地可以改用途?在维多利亚港以外有一些不牵涉生态的地方是不是可以填海、增加土地?”陈茂波认为,政府的精力应放在促成社会达成主流意见,通过增加土地来应对房价贵的问题,才是恰当的解决之道。

  今天的香港,除了市民“上楼难”,老龄化的问题同样突出。在香港街头、的士上,经常看到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还在辛苦地工作。目前香港的65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15%,政府统计处推算说,2064年这一数字将达到36%,即每3人中就有1人是长者。如此严峻的形势和未来压力,让解决好“老有所养”的问题变得同样急切。

  陈茂波说,退休保障的传统三支柱是强积金、个人储蓄以及住房,单靠强积金肯定是不够的,但香港的公立医疗非常便宜,一天也就100多元,有很好的保障作用。除此之外,政府一直在落实一个2000亿元的医院扩建项目,并在今年财政预算案中为安老院舍预留了300亿元。在硬件投入的同时,也在考虑输入照顾长者的外劳,改善社区养老的条件。“老人家工作这么久,对社会有这么大的贡献,大家都希望他们晚年能过得舒服一些。”

  “民生大于天。”财力是有限的,是投资未来还是纾解民困,体现并考验着政府的初心。今年2月份,陈茂波在立法会解释新一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时说:“预算案里不只是一组组冰冷的数字,它蕴含的是政府投放资源的优次,反映我们的价值观。”当再问及他这个问题时,他表示社会上对于资源的要求总是大于政府所拥有的资源,两个方面都不可偏废。一方面能照顾到最有需要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开拓,创造更多的资源。“我感觉这个工作挺困难但也挺有趣的。”

  不失信心、不懈努力,奔赴香港新未来

  陈茂波出身贫寒,曾住过寮屋区和廉租房,而后开会计师行、担任立法会议员,几年前又开始做政府问责官员。有过基层视角、专业人士视角、议员视角和政府官员视角的他,对香港20年来的发展变化体察得更为全面、深刻。

  “过去20年是不平凡的20年,经济上有过风波,社会有过喧闹,最难的时候我们都挺过去了。最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经历了这么多以后,大家都能吸收中间的经验跟教训,没有对香港失去信心。”陈茂波表示,自己从社会最底层慢慢到今天,香港也是从原来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渔村发展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市民不怕困难,不怕挑战,很优秀,很努力。”

  陈茂波说:“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很好的时代,国家的发展很快,前景很好,过去20年整个世界都为之惊讶。习近平主席也讲,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正走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有幸参与在内,感到很光荣。”

  他再一次强调对香港未来发展的乐观:“香港是个细小、开放、自由的经济体,学习和适应能力很强。只要我们扎扎实实把工作做好,认清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以香港所长服务国家所需,我相信香港在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

  (本报香港12月7日电)

(责编: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