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香港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港澳在线)

——访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

本报记者 张庆波 陈 然

2017年12月14日04: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回归祖国20周年的香港。
  新华社记者 侯东涛摄

  2017年的香港,完成了特区“成人礼”,组建了新一届政府。一年将尽,再看香港,回归祖国20年后的她恰“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开始吐露新气象。特别是新一届特区政府聚焦经济发展、着力改善民生,努力塑造着自己的新面貌,与实现良好管治的目标正渐行渐近。

  此时,我们走近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先生,一起聊聊香港的今天和明天。

  四个角色、三个目标,实践理财新哲学

  从发展局局长升任财政司司长后,陈茂波坦言“责任更大,压力也更大了”。新的特区政府甫一就职,便志在打造管治新风格、政府新角色、理财新哲学。

  “政府传统上担当公共服务提供商和监管者的角色,但我们这届政府还提出其他两个重要角色:发展目标的促成者、经济发展的推广者。”陈茂波说,新角色带来新定位,公共理财的目标更为清晰:一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把蛋糕做大;二是投资未来、宜居宜业,动用资源时不单看眼前、更着眼长远,看整个社会需要什么;三是把香港建造成公平、公义、关爱的社会。

  理财新哲学提出后,香港各界高度关注。重塑整个公共财政工作,让政府从“积极不干预”到“适度有为”,再进一步向全面的“积极作为”转变,社会共识似乎还没有完全建构起来。

  根据特区政府公布的数据,截至9月30日,政府财政储备已达9664亿港元,而社会上批评最为集中的声音,就是指责政府坐拥万亿储备,却让钱在库房里“生锈”,多年来执行的是“守财奴”政策,“稳健有余、进取不足”。

  “香港是个开放、多元的社会,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声音很正常。在用好公共资源方面,总体上大家都认为政府财力允许,可以多花一点。”陈茂波说。

  “资产方面我们确实不少,但有些钱也不能随便用。”陈茂波指出,捍卫联系汇率的钱关乎人们对港币的信心,不能随便用;公务员同事有长俸,预计未来10年要支付4500亿,也需备留;还有交通基建项目以及开拓土地造房等,都需要用钱;而政府开支五年后将由4900亿增加到6000亿,财政盈余仅相当于18个月的政府开支。

  “所以说,所谓万亿储备,有一部分钱确实可以用,但空间并不是很大。”在陈茂波看来,按照基本法要求,坚持“量入为出”,依然必要。

  势头好起来、短板补上去,培育发展新动力

  今年香港经济发展形势喜人,第三季度更胜预期,按年实质增长达到了3.6%。据此,特区政府已将全年经济增速预测调高至3.7%,比年初预计的水平高出了近一个百分点。在一个成熟发达的地区,经济数据预测“误差”为何如此之大?陈茂波解释说,主要是因为香港是一个细小的、全开放型的经济体,外围经济情况如有任何异样,对香港的影响都很大。

  陈茂波指出,年初时变数较多,考虑美国总统带有保护主义色彩的言论、英国脱欧后欧洲在推进一体化上的变数,以及内地出口和供给侧改革上可能出现的波动等,才小心地将经济增长预测定为2%到3%。“现在调到3.7%,是因为我们看到欧洲和美国都没事,内地的经济增长更好,我们内部的需求也强劲,所以有了信心。”

  良好的增长形势、自1998年以来最低的失业率,是不是意味着香港步入一个新的经济发展周期了呢?

  “现在还言之尚早。”陈茂波说,往后几年,政府一方面要把握“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带来的新机遇,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一方面将加快加大对创科的投入,提升上市平台的竞争力,推出减税政策。“势头很不错,但往前走,还需要在未来几年扎扎实实地把工作做好。”

  谈及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创科方面,无论是本地还是内地,都有一些声音认为香港已然落后了。陈茂波认为,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化、开放型的城市,在吸引内地和境外人才方面都比较容易。但他也承认在移动支付方面,现在香港跟内地比,确实慢了。

  “但还好,我们晓得!”陈茂波说,香港有条件和动力追上去,并且已在加大力气赶追。他指出,金融管理局去年批了13个支付牌照,也在研究构建一个支付平台,目标是明年9月投入使用。

  陈茂波强调,特区政府视创科为经济新动力,并已明确四个发展方向:一是金融科技,二是人工智能,三是智慧城市,四是生物医疗。“香港城市小,发展这些方面有优势。在落马洲河套地区新的创新及科技园建设中,我们还会利用国际优势吸引顶尖科研机构、大学、人才等来港,加大与创科重镇深圳合作,所以(香港创科)很有希望。”

  加大土地供应、织密保障网络,点燃民生新希望

  谈到香港经济,或者香港民生,就不能不说房子。陈茂波说,房价太贵,很难负担,正是香港人最痛的地方。

  陈茂波指出,亚洲金融风暴、非典时,香港房价暴跌60%到70%,导致一段时间内社会上认为不需要那么多房子,所以新建房屋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供给滞后了。现在环球利率这么低、游资这么多,很多人也来香港买房子,持续推高房价,这个问题就更为尖锐。

  “我这几年的经验下来,感觉如果要将土地释放出来,社会需要一定的共识,例如是不是部分农地可以改用途?在维多利亚港以外有一些不牵涉生态的地方是不是可以填海、增加土地?”他认为政府的精力应放在促成社会达成主流意见,通过增加土地来应对房价贵的问题,才是恰当的解决之道。

  今天的香港,老龄化的问题同样突出。在香港街头、的士上,经常看到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还在辛苦地工作。目前香港的65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15%,政府统计处推算说,2064年这一数字将达到36%,即每3人中就有1人是长者。如此严峻的形势和未来压力,让解决好“老有所养”的问题变得同样急切。

  陈茂波说,退休保障的传统三支柱是强积金、个人储蓄以及住房,单靠强积金肯定是不够的,但香港的公立医疗非常便宜,一天也就100多港元,有很好的保障作用。除此之外,政府一直在落实一个2000亿港元的医院扩建项目,并在今年财政预算案中为安老院舍预留了300亿港元,同时在考虑输入照顾长者的外劳,改善社区养老的条件。

  “民生大于天。”财力是有限的,是投资未来还是纾解民困,体现并考验着政府的初心。陈茂波说,两个方面都不可偏废。一方面能照顾到最有需要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开拓,创造更多的资源。

  “香港市民不怕困难,不怕挑战,很优秀,很努力。”他再一次强调对香港未来发展的乐观:“香港是个细小、开放、自由的经济体,学习和适应能力很强。只要我们扎扎实实把工作做好,认清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以香港所长服务国家所需,我相信香港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

  陈茂波说:“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很好的时代,国家的发展很快,过去20年整个世界都为之惊讶。习近平主席也讲,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正走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有幸参与在内,感到很光荣。”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14日 19 版)

(责编:王政淇、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