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看中医”到推广中医——一名香港年轻中医师的成长故事

2018年03月05日08:30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从“不看中医”到推广中医——一名香港年轻中医师的成长故事

  新华社香港3月3日电 题:从“不看中医”到推广中医——一名香港年轻中医师的成长故事

  新华社记者 郜婕

  “我2001年报考香港浸会大学中医专业时,中医在香港是一个新科目,还没有毕业生,我的家人和中学老师都对学中医的前景有疑虑,但我坚持自己的选择。”

  在香港知名中医诊所、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雷生春堂中,注册中医师周志豪如此描述自己当年报读中医专业时的景况。

  香港在回归祖国后才开始出现正式培养本科生的中医学院,“80后”周志豪算是最早的几批中医专业本科生之一。他回忆,当初不顾家人反对坚持这一选择,一是因为“觉得从医可以帮助别人”,二是因为特区政府力倡发展中医,让他感到“学习中医可能会是一个新的发展机会”。

  尽管对选择学习中医抱着一份倔强,但当时18岁的周志豪对中医了解不多。“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看过中医,除了贴过跌打膏外没有用过中药,但是我对中医药很好奇。”他说,面试时,老师给他不少鼓励,让他把这份好奇转化成信心,更坚定了选择。

  回想5年的本科学习,周志豪觉得自己“挺适合学中医,越学越感兴趣,没有觉得闷过”。由于当时中医在香港算是新科目,教学更像一个探索的过程,周志豪感觉自己与其他20多名同学“每天都在一起发掘新的东西,学习过程很开心”。

  本科毕业后,他考取注册中医师资格,开始从事临床工作,最初主要是跟诊,为上级医师做一些辅助性工作。配药人手不足时,他也会去药房担任配药员,因此也培养了自身辨药和配药的能力。

  工作初期,周志豪跟随多名骨伤科老师应诊,领悟来自各门各派的医师各不相同的临床体会和治疗方法,对骨伤科的认知和兴趣大增,为后来专注于这一专科打下基础。

  周志豪说,中医问诊注重医师与患者之间的交流,让他以往“沉默少言”的性格改变不少。“从事中医让我认识很多不同的人,与他们的交流让我增长见识。我与一些求诊者的关系还由医患变为朋友,甚至与其家人都认识,有空时互相问候,闲话家常,成为我工作的乐趣和动力。”

  让周志豪印象尤其深刻的患者包括他刚工作不久接诊的一位老人。“这位老公公按常规应由资深医师应诊,但机缘巧合之下由我这个刚工作两三年的‘黄毛小子’应诊。可喜的是一次治疗后他双腿无力的症状就得到纾缓,之后他一直找我复诊,病情持续改善。”周志豪说,治疗的成功给他“大大的信心”,而老人对年轻医师的信任也让他感动鼓舞。

  工作几年后,周志豪继续进修,在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完成骨伤科硕士课程,又在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佛山市中医院完成骨伤科博士课程。现在,他日常在雷生春堂应诊,平均每天接诊二三十名病人,周末不时参加社区义诊活动。此外,他还兼顾大学教学工作,也不时撰写专栏文章或接受电台访问,推广普及中医。

  从医十几年来,周志豪感到香港市民对中医的认知和接纳日益提升,但他认为业界需要努力的空间还很大。以他从事的骨伤科为例,香港目前使用传统中医正骨手法处理骨折病例的机会仍然不多,多数患者仍然习惯首先求诊西医。

  “实际上,使用传统正骨手法,辅以夹板和外敷药,治疗骨折见效很快。因此未来我计划先提升我们处理此类病症的成功案例,增加市民的认识和信心,相辅相成下,进而提高传统中医正骨手法的普及应用和技术提升。”他说。

  周志豪坦言,这也正是他选择留在大学下属中医诊所的原因:“自己开诊所固然收入更可观,但在大学下属诊所可以接触更多病例,做更多研究。”

  在这座由一级历史建筑活化改建而成的诊所里,周志豪一边向记者展示他称之为“宝贝”的各式骨伤科夹板,一边展望未来:“希望不久的将来,香港多一些由中医正骨手法处理且疗效较优的病例,让市民愿意选择中医治疗。这就是我的心愿。”

(责编:刘洁妍、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