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教师”不配为人师表(声音)

2019年09月09日08: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香港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在网上咒骂港警子女“活唔过七岁”“20岁以前死于非命”,触犯众怒,被称为“恐怖教师”。戴虽然为此道歉,但不获大多数港人原谅。新学期开始,面对社会各界追问,仍保留戴教席的校方却表示“好珍惜能够识得道歉的老师”。一句道歉就能消除“恐怖教师”的偏激恶毒吗?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投书《大公报》指出,诅咒警察子女的“恐怖教师”再上讲台就是天大的笑话,更是对“文明之都”的极大讽刺。文章摘发如下:

  戴健晖在网络平台上咒骂警察子女的做法,向世人呈现了一个很坏的“身教”案例,性质极其恶劣!其一,公开散布“仇警”言论,涉嫌违法;其二,将未成年的学生作为欺凌的对象,严重违背了职业道德;其三,诅咒他人“早死”,这是一种极其恶毒的做法,严重违背了社会公德。戴健晖所为,不仅逾越了“师者”的底线,更逾越了做人的底线!

  中学教师面对的是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在教师与学生之间,教师是强势的一方,教师任何不检点的言行,对学生都有示范效应;一旦教师带有明显的政治倾向、仇恨情绪、攻击意图,必然主导学生的价值判断,并引导学生效仿和遵从;即使有一部分学生拒绝遵从,也会因为教师的强势地位而受到打压。戴健晖在网络平台上咒骂警察子女,在校园里会如何对待警察子女?如何对待“不听话”的学生?又如何教授学生做人之道?如果此人无心理疾病而故意为之,无资格任教;如果此人确有心理疾病,则有显著的暴力倾向,同样没有资格任教。

  真道书院称“恐怖教师”肯道歉已经是“优良品质”,强调戴所教科目成绩理想,请问:教师无论持什么政治立场,无论对哪些群体怀有偏见,都不能把个人观点、个人情绪带给学生和社会,这是不是基本品质?这点做不到,无论戴健晖专业方面如何“理想”,都不配教师称号。戴健晖的恶毒言论与真道书院的办学宗旨相吻合吗?如果不吻合,就应革除其教席,逐出校门;如果吻合,说明真道书院已失去树德育人的资格。

  香港是一个文明社会、现代社会,许多行业都有严格的从业标准,建立了严格的任职资格审查制度,但为什么香港的“恐怖教师”绝非一例?说明教师资格审查制度或存在严重缺陷、或没有真正落实。教协固然拥有维护教师利益的权力,但维权不能无底线,不能纵容“恐怖教师”,香港教育局不能担心得罪某些“恐怖教师”及其背后的某些势力而放弃监管职责。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固然应该尊重价值多元,但学校应该教育学生爱国爱港、遵法守法,不能纵容教师和学生反中乱港,这一底线原则是绝对不能含糊的!

(责编:刘洁妍、杨牧)